我叫陆晓涵,二十五岁,在一家外企工作。

 这天我下了班后一到家,婆婆就上下打量了我一番,“我叫你带回来的东西呢?”

 我这才想起来,婆婆说家里的卫生纸,垃圾袋用完了,叫我从公司里拿一点回来。

 说的好听是拿,说的难听就是偷。

 我的工作待遇优厚,当然不能因为这些小事情影响自己的前途,本来打算在超市里买了带回去,结果今天忙起来给忘了。

 我马上跟婆婆说:“妈你别急,我这就去买。”

 “买?那不得花钱啊?你们大公司又不差这一点东西,拿回来,咱们不是还能多买几斤鸡蛋那?”

 我已经很累了,不想跟她罗嗦下去,于是叫正在沙发上玩手机的老公去买一下东西。

 “我儿子忙了一天多辛苦你知道吗,居然还使唤他!”婆婆没好气的嘟囔着。

 陈安目睹着婆婆刁难我,依然躺在那里玩手机一声不吭。

 我看他那副死样子就气的不打一处来,冲着他吼了一句:“玩一天手机能有多辛苦?去买点东西就累坏他了?”

 陈安可能察觉到我生气了,从沙发上坐起来放低了语气说:“老婆,你就去买一下吧,我这里……哎哟!又死了!你叫我干嘛,真是的!”

 由始至终他的双眼都没离开屏幕。婆婆早已钻进了厨房里,我叹了口气,下楼去超市买了东西。

 我心里当然是委屈的,我跟陈安是大学同学,一毕业就结了婚,有不少同事朋友都跟我开玩笑,说我结婚太早了,要不然肯定不惜一切的追求我。

 其实陈安以前也对我很好,否则我不会同意结婚的。我自小家庭条件优越没吃过苦,根本没想到结婚后我的生活会变得一地鸡毛,尤其是婆婆从农村来了以后,什么都要依着她的生活习惯,导致生活水平直线下降。本来这样的生活已经让我叫苦不迭了,几个月前陈安居然说要把他的姐姐弟弟都接过来一起住,我当时就气的把手里的杯子摔了出去。

 后来他又提了几次,我都是一口回绝,不留任何余地。

 买好东西后准备敲门时,我听到了婆婆和陈安的说话声。

 “陆晓涵是不是哪儿有毛病啊?结婚三年了,连个蛋都没下。”

 “妈,我们还年轻,晚几年再要孩子……”

 “还年轻?她都二十五了!咱们村里的媳妇,哪个不是十八九岁就生两三个的,就她娇贵些!”

 “行了妈,回头我跟她说说。”

 “没什么好说的,要是一年之内我抱不上孙子,就让她滚蛋!你还担心她走了你找不到媳妇那?”

 听到这里我推开了门,重重的把东西往地上一放,“你对我这么不满意的话,不如回你的农村住吧?还能跟你乡下的儿子女儿一家团圆。”

 婆婆被我一句话噎住了,陈安赶紧丢下手机打圆场:“我妈就是想抱孙子了,说话难听了点,没有恶意!”

 老太婆嘴唇动了动,什么都没讲出声。我见状语气也缓和了一些,跟她说东西既然都买好了,准备吃饭吧。

 婆婆这才作罢,去厨房把菜端了出来。今天的晚饭还是老三样,腌萝卜,酱黄瓜,稀饭。

 她把两个煮熟的鸡蛋剥好,放在陈安碗里,然后自己端起碗津津有味的吃起了咸菜。

 “妈,这个月的伙食费不够了么?”我每个月给婆婆两千块作为生活费,按照一般家庭生活水平应该是足够的。

 婆婆没有正面回答,夹了一根酱黄瓜卡兹卡兹的嚼着:“赚点钱不容易,我给你们存着,省得你乱花钱。”

 “妈,我知道要节约,但是天天吃咸菜也不是个事儿,对身体不好。”我说的是事实,结果婆婆脸色又难看了。

 “嘴那么馋,你要是怀孕了,我顿顿做大鱼大肉好好伺候着。”她小声嘀咕着。

 气氛一下子尴尬了起来,我喝了两口稀饭,把碗重重的往桌子上一搁就回到了房里。我越来越后悔的是当初为什么要同意婆婆来我家一起住,真的。

 去年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先是我妈意外从楼梯上摔了下来去世,紧接着就是我爸把小三和私生女接进门,闹剧一样的婚礼刚结束,陈安就得了急性阑尾炎要开刀,婆婆得知消息后赶紧从农村赶到了医院,说我整天只知道打扮,不会照顾男人才害得她儿子躺在手术台上,所以自作主张的留在了家里,主动说帮我们做家务。

 一开始还好,没过两个月就开始各种挑刺找茬,最近因为我没有孩子,几乎每天都要针对我冷嘲热讽一番,这个时候,陈安总是叫我不要跟她一般见识,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就好,然后继续玩他的手机。

 不过今天我是真的没有时间跟她一般见识,明天新总经理就走马上任了,今天的工作,我就是不睡觉也得完成。

 天气很热,洗完澡还是一身汗。我开着空调窝在房间里跟文件搏斗的时候,突然间,周围一片漆黑。

 “该不会是停电了吧?”我看了看窗外,别人家都是灯火通明,只有我家伸手不见五指。

 我打开房门,借着外面的光线看到婆婆在电闸旁边,心里明白了七八分,“妈,你动电闸了?”

 “晚上那么凉快你还开空调,电费不要钱吗?娇贵什么。没找到遥控器,我只能拉电闸了!”老太太颇为嫌弃的说着。

 “你乱拉电闸会害死人的知道吗!我在加班!我做的东西还没保存,让你这一拉几个小时都白忙活了!”我这次真的生气了,小吵小闹我可以忍,她这么胡闹不是诚心跟我过不去吗!

 “你怎么跟我妈说话的!不就是拉个电闸吗?推上去不就好了!”陈安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把电闸推了上去。

 房间里再度恢复了光明,但是刚才突然断电,我的电脑系统似乎出了问题,怎么打也打不开了。还好公司的电脑有备份,我现在抓紧时间去公司加班,明天早上应该还来得及提交。

 换了身衣服打车到了公司,透过玻璃门一看,总经理办公室好像还亮着灯。

 该不会是来了小偷吧?总经理已经调走两天了,新任明天才来,这个时候按理说不应该有人的啊!

 我从包里拿出防狼喷雾握在手上,紧张兮兮的推开了虚掩的门,对着那个身影大喊了一声“别动!”

 那个身影转了过来,我看到他的脸时惊讶万分,连手里的防狼喷雾都掉在了地上,结结巴巴的打了个招呼:“学,学长,你好。”

 他倒是一点都不意外,“陆晓涵,这么晚来办公室,该不是专程来见我的吧?”

 我使劲地摇着头,“学长,我根本就不知道你会来,我家电脑坏了……”

 没等我说完,他就走到我身边,一下子捏住了我的下巴,不满的说:“学长学长,我没有名字的吗?还是说,你连我叫什么都忘记了?”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