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江市,国际酒店,一间豪华的包厢内,陈小川毕恭毕敬的站在一位女子的旁边。

 他穿着一件格子衬衫,衬衫的下摆自然的插在合体的休闲裤中,身材显得十分挺拔,微微弯着腰,正在聆听美丽女子的话语。

 坐在椅子上的美丽女子名叫秦梦,她手中拿着厚厚的合同,微微仰着头,“陈小川,对于这份合同,你还有什么异议吗?”

 不等陈小川回答,秦梦便接着说道:“我再重申一遍,你我之间虽然已经领了结婚证,但是,请你不要幻想,我们之间的关系,不是夫妻,而是雇佣!听明白了吗?”

 秦梦把每一个字都咬的很重,生怕陈小川听不清楚。

 陈小川默默的听着,点点头,没有回答。

 秦梦,秦氏药业董事长的独生女儿,兰心蕙质,身材长相极端惊艳,而且品学兼优,是所有人眼中的优等生。

 仅仅二十三岁,就已经拿到了医药学和经济学的双博士学位,引得无数青年才俊,王子阔少竞相追逐。

 这次从美洲回国之前,在毕业的舞会上,偶然间认识了陈小川,简单的熟悉之后,秦梦认定,这就是她要找的人,随后就制定了一份雇佣合同,和陈小川闪电结婚,成为了合约夫妻。

 一路上,秦梦对陈小川的表现非常满意,老实,听话,好欺负,从不顶嘴。

 “还有,女方可以随时终止合同,男方不可以,否则取消所有的报酬,记住了吗?”

 陈小川提醒道:“女方终止合同的一刻,需向男方支付两千万的劳务费。”

 听见陈小川把两千万的劳务费念得很重,秦梦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只要他看重的是钱,那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如果男方违背合同中的任何条款,你的两千万劳务费,全部取消。”

 秦梦在心中得意道:只要他想要钱,就不怕捏不死他。

 陈小川的脸上,挂着大男孩一般阳光灿烂的笑容,“秦梦,你的要求我都记在心里了,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满足你的心愿,把你不喜欢的人都气走。”

 “除非在我的父母面前,其他时间,你都要与我保持足够的距离,记住了吗?”

 “记住了。”

 两千万,够他挥霍一阵子了。

 “现在跟我去见父母。”

 陈小川拎着拉杆箱,跟在秦梦的身后,一出酒店的门口,就看见十辆劳斯莱斯幻影,整整的排成一排,

 车队旁边,三十名相貌俊朗的男子,排成一排,双手整齐划一的交叉在小腹前,神色冰冷,面无表情的盯着陈小川,还有他身前的秦梦。

 他们都很疑惑,不明白少爷为什么会跟在一个美女的身后,像个跟班一样。

 走在最前面的秦梦,见到这种场景,还以为是哪个国家的元首也住进了这家酒店,赶紧调整方向,打算从侧门离开。

 跟在后面的陈小川,亦步亦趋的拉着行李箱,急忙竖起食指,放到嘴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三十名黑衣男子,非常机灵的假装不认识,继续站在那里,两眼平视前方。

 目送少爷和美女上了一辆出租车,站在队伍最前面的黑衣女子,低声道:“少爷突然之间回国,住进自己的酒店里,却不与我们相认,肯定是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全都给我机灵着点儿,千万不要误了少爷的是大事,否则,后果自负!”

 一排黑衣人,身子僵硬,低声嘶吼道:“是!”

 五年以前,一伙海盗打劫了一艘远洋轮船,其中就有一根埃及法老的权杖,那是北非的一位酋长送给少爷的。

 三天之后,海盗头目,手捧权杖,亲自来到了少爷的家门口,负荆请罪。

 自此,神州第一大少的名号,响彻全球。

 秦家的别墅坐落在吴江北岸,上下四层,装修古朴,异常奢华,游泳池、花园、草坪,一应俱全。

 能住在这里的人,个个都是达官贵人,必须得有钱有势。

 坐在出租车里的秦梦,也感觉气氛有些不对,后面有十辆劳斯莱斯幻影一直跟着。

 倒不是秦梦的警惕性特别高,主要是那十辆劳斯莱斯幻影,开在大街上,特别扎眼。

 车子来到了别墅的门口,秦梦结账下车,陈小川拖着行李箱,绕过院子里的喷泉,进入别墅内,第一眼,就看见了秦梦的父母:秦云峰、林雪。

 秦云峰四十多岁,穿着宽松的唐装,坐在沙发上,看见自己的女儿回家,微微一笑,拿出了胜利者的姿态,心中暗道:你还是回来了。

 林雪赶忙迎了上来,看着自己的宝贵闺女,满脸的欢喜,“我的闺女又漂亮了,赶紧坐下喝点水。”

 说完,她就从兜里拿出几百元钱,递给了陈小川,高傲的说道:“辛苦你了,把行李放下你就可以走了。”

 陈小川接过那几百元钱,贪婪的揣进了兜里,笑着刚要说话,秦云峰便主动开腔了。

 “这次回来之后,就不要再走了,赶紧进入公司实习,准备接手咱们家族的生意,另外,抓紧时间与吴海波结婚,”秦云峰畅想道:“那样的话,他们家的业务,就都是咱们的了。”

 秦梦把眉头一拧,关于这件事情,父女俩已经沟通过无数次了,每一次都以吵得不可开交结束。

 今天自己刚刚到家,还没来得及嘘寒问暖,就又提起了这件事,秦梦把脸色一沉,“爸,晚了,我已经嫁人了。”

 咳咳……

 秦云峰被茶水给呛到了,笑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无明之火,“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算是你已经嫁人,也给我离婚!”

 林雪急忙在旁边打圆场,“姑娘,可别乱说话,你是大家闺秀,这种事情不能乱说的,传出去不好。”

 秦云峰火冒四五丈,刚要发作,林雪再一次打圆场,“哎呀,先别吵了,闺女刚刚回家,你们俩有什么话,吃完饭再说,都消消气,消消气,待会儿吴海波来了,你千万别跟以前似的,对他那么冷淡,就当是朋友见面,坐在一起聊聊天,先不提结婚的事情。”

 “他来干什么?”秦梦的脸上,挂上了一层寒霜,冷冷的说道:“我累了,什么人都不想见,我要和我丈夫回去休息,饭,我们就不吃了,你们自己吃吧。”

 尽管秦梦已经反复提到她已经嫁人的事情,可秦云峰依旧没往心里去,还以为秦梦是用这种方式来气他呢。

 强压住内心的怒火,“今天你见,也得见,不见,也得见,我们这当父母的,做出的决定,都是为了你好,不听的话,你将来会后悔的。”

 “好啦好啦,都少说两句吧,女儿今天也累了,让她上楼休息。”

 林雪给秦梦递了好几个眼色,示意她不要继续争吵了,转头一看,见到陈小川还没走,心中升起了一丝不满,觉得这个搬运工是在这里看笑话,冷冷的问道:“你怎么还不走?”

 “妈,他就是我的丈夫,从今以后他都不走了,就住在咱们家里。”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