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啊,还敢花我家的钱点外卖,谁给你的权利?”

 “一天到晚除了抱着个手机你还会干什么?”

 “还体验富人生活,体验你个鬼,那些什么金币啥的还能钻到你银行账户里不成?”

 “我现在就去医院看老头子死了没,等他一死我就让语嫣跟你离婚,死窝囊废。”

 江洲某一老旧的小区老楼的一间屋里,训斥声几乎将整栋老楼震塌。

 年过四十依然打扮的花枝招展、风韵犹存的赵芳两手叉腰,目光凶狠的瞪着垂着头的青年男子。

 青年男子名为秦洛,是这一片有名的窝囊废。

 单方面挨了一顿痛骂,秦洛不敢回嘴,低着头沉默不语。

 赵芳骂了一通,只觉口干舌燥,骂的累了,抬手一指:“给我倒杯水。”

 “哦。”

 秦洛不敢反抗,慌忙从地上爬起来,匆匆倒了一杯水。

 赵芳喝了以后本想继续骂,但一看时间,神色匆匆的挎着包就走了。

 “等我回来再看到家里乱糟糟的看我怎么收拾你。”

 “哦。”秦洛轻轻地点头应了一声。

 邻居们听的清楚,在楼下晒着太阳一个个侧目看去,脸上多数都挂着嘲讽的笑容。

 “哈哈,这个秦洛,又挨骂了。”一个满脸富态的大妈摇晃着蒲扇笑道。

 边上瘦骨嶙峋,浑浊的老眼里却放着光的老叟朝楼上看了一眼,道:“五年了,他的假期也该结束了吧。”

 “还没到时间呢。”老大妈不以为然道。

 “快了快了。”

 “大妹子。”老人搓了搓手,抿抿唇奸笑道:“别管他了,晚上到我家吃饭呗,我的红烧肉做的可好吃了。”

 “去你的死鬼,老流氓。”大妈故做嗔态,可话说完,却主动朝屋里走去。

 老叟大喜,盯着那一摇一晃的背影,满脑子都是红烧肉,够肥够劲!

 连忙追赶上去。

 健步如飞。

 ……

 赵芳走后,秦洛系起了围裙。

 那粉色的Hello kitty可爱系围裙,竟跟这个身材挺拔的男人相得益彰。

 这也得益于它本身长的面如冠玉,一脸温和相,妥妥的一枚小鲜肉。

 正因如此,别人在背地里也称他为小白脸。

 五年前,在沐家老爷子沐天的安排下,他入赘沐家,娶了江洲有名的大美人沐语嫣。

 原本沐语嫣一家都不同意,老爷子拿出了多分一份遗产的条件,见钱眼开的赵芳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但这五年来,沐老爷子身子骨越发硬朗。

 这还继承什么遗产?再多也拿不到。

 赵芳对此颇有微词,近来更是明目张胆的出去寻找富二代。

 秦洛不敢怒,更不敢言。

 家里全凭她做主,名义上的妻子沐语嫣从来不认可这桩婚姻,自不帮他说话。

 老丈人沐卫国是个气管炎,更别说了。

 最近美团上出了一个袋鼠快跑的游戏,他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压抑的心情方能得到一丝丝缓解。

 其实这游戏并不好玩,不需要操作,只需要不停的换车然后放到跑道上。

 可看着金币不断的跳也很爽啊!

 分分钟数百万的滋味。

 原本富人才有的享受。

 高兴之余,他很想告诉别人,可转过身来却发现,连个能说得上话的人都没有。

 除了老爷子沐天,但秦洛不好去打扰老人家,每次一去,老人家就会问家里对他好不好。

 他只能说好,但他也不喜欢撒谎。

 玩这游戏还花了二十块钱,被精明的丈母娘发现。

 于是,又是挨了一顿骂,也习惯了。

 其实他并不是一个真正的软蛋,他有时候也会生气。

 但心中却总有一个声音再告诉他,为了沐语嫣,什么都可以忍。

 他的人设很简单,自小父母双亡,靠着亲戚救济一直上到大学。

 大学毕业那年二十二岁,一脚迈出学校,另一只脚就迈进了沐家。

 如今二十七岁。

 似乎很简单,可秦洛自己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是曼德拉效应吗?

 呵。

 做梦吧。

 五年来,他不出去工作,也是因为那个莫名其妙的声音告诉他,没有什么比珍惜家庭更重要的。

 于是,这些年,他很少出门。

 丈母娘走后,他一如既往勤勤恳恳的哼着歌做着家务。

 “老婆最大啊,丈母娘第二……”

 正洗干净拖把准备拖地,突然手机传来“叮~”的一声。

 “什么破短信,敢打扰我拖地的心情!”

 秦洛听到动静,愤愤的骂着,便掏出手机准备谴责一番。

 可是,打开短信一看,短信上长长的一段数字,震撼的他口干舌燥,脏话都咽了下去。

 “120000000.00”

 看到这,他倒吸一口凉气,瞪大了双眼,呼吸趋于停滞。

 “这……这是真的吗?”

 他抽了自己一耳巴子,呼!

 事实证明,很疼,不是在做梦。

 但转念一想,难道是银行又转错账了?这种钱可不能乱用,一旦被抓了,就见不到语嫣了。

 在这个想法的驱使下,他第一时间打通了银行电话。

 然而,银行却骂他是神经病。

 他再三催促,客服总算帮忙查询,结果果然没有问题。

 哔!

 电话挂断,这下他忐忑的心总算缓解下来。

 可是坐在沙发上,始终还是觉得不踏实。

 就在这时,他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一下。

 拿起来一看,画面上正好停在了小鹿快跑的游戏界面。

 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

 屏幕上显示:您不在的这段时间,小袋鼠为您攒了一亿两千万元。

 秦洛屏住呼吸,猛然惊觉。

 好像发现这钱是打哪儿来的了。

 正式进入游戏界面,上面的余额在小跑车的带动下疯狂增长。

 直到两分钟过后,手机开始炸裂,短信上的余额不断飙升。

 这沐语嫣几年前淘汰下来的破手机,反应挺慢,震得倒是厉害。

 一亿三千万、一亿四千万……

 短暂得失神之后,秦洛疯狂起来。

 这钱是真的!

 以后再也不用过这苦逼的日子了。

 他难掩激动,打了个电话准备向沐语嫣报喜,谁知对方的电话并未接通。

 他不气馁,马上打给丈母娘。

 嘟嘟嘟。

 电话响了。

 “喂!废物,干什么?”

 “妈,我这边……”

 话方才说到一半,赵芳却强势的将其打断。

 “我马上到家,赶紧给老娘把家里收拾的整整齐齐的,准备迎接贵客。”

 “妈,我是想说……”

 “说你个头,老娘没空跟你说废话。”

 嘟——

 电话就此挂断了。

 秦洛哭笑不得,再次点开短信看了一眼,看到余额还在,才算放心。

 本想着赶紧去附近的银行提现看看,可又怕丈母娘回来找不到人,只好暂时放弃这个想法。

 突然。

 门咔嚓一声。

 这么快就回来了?

 秦洛赶忙屁颠屁颠的过去开门,不过打开门看到的却不是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丈母娘。

 而是一个冷艳到了极致的女人。

 只见她穿着一身灰色的小西装,身材凹凸有致。精细的五官犹如天斧神功雕刻,一双眼睛宛若璀璨的宝石,却冷淡的有着一种令人可望而不可即的威慑力。

 只是那张精致的容颜,写满了疲倦。

 她,正是妻子沐语嫣。

 看到那张冷淡的脸,秦洛下意识的往后一缩。

 “你……回来了。”

 激动地心情还未平复,他还没想到该如何跟妻子汇报这个好消息。

 沐语嫣瞧着他的窝囊样,心中却是气不打一处来。

 “刚才打电话找我什么事?我快到家了就没接,省点电话费。”她一边脱掉高跟鞋,一边回答。

 秦洛瞥目一看,老婆那双漂亮的玉足勒出几道红印,长了几个血泡,顿时心痛到无法呼吸。

 正想着怎么说呢,丈母娘风风火火的赶了回来。

 “废物!干什么呢你,垃圾也没倒,放在这里干什么呢!”

 一回来,丈母娘便开始怒斥。

 沐语嫣失望的摇摇头,拖着一身疲惫回到房间。

 秦洛来不及说什么,就被喝令出去倒垃圾。

 也罢,回来再说。

 可谁知刚一出门,迎面便跟一个黑影撞了个满怀。

 “对……对不起先生。”

 幸好反应快,及时抓住了来人。

 一声对不起方才脱出口,突听丈母娘歇斯底里的怒骂奔袭而来:“秦洛!死废物!你他妈没长眼睛啊!”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