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城。

三环外。

某黑市医院。

一名脸色蜡黄,眼神晦暗,精神萎靡的男子,拖着随时都能倒下的身体,紧攥着黑色皮包走出了医院。

“妈,这是我卖血的钱,希望能够弟弟的创业钱。”韩一天抿了抿干涸的嘴唇,有气无力道。

“真是没用的东西,不就是抽点血吗,竟然跟要死了一般,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个废物女婿。”把钱塞进怀里,沈梅一脸鄙夷,剜着韩一天。

韩一天心中泛起一丝失望,本以为会换来一句感激,但现实告诉他,这个想法是多么的愚蠢可笑。

为了这个小舅子,韩一天付出了太多太多,彩礼钱,婚房钱,车钱,就连创业资金也是韩一天用鲜血换来的。面对这一只永不满足,永不感恩的岳母,韩一天满心苦涩。

“行了,回家喝点喝水补补,若是钱不够你还要再来的,我们先走了。”见到韩一天不做声,岳母一脸得意的离开。

“傻愣着干啥,还不赶紧给我回家。”见到韩一天纹丝不动,一旁的女子忍不住呵斥起来。

顾轻柔,一名身材纤细,五官精致,才貌出众的女子,更是韩一天精心呵护,不忍伤害的女人,结婚三年来,韩一天对其无微不至,从无怨言。

“额,来了。”韩一天楞了一下,随后露出一丝憔悴的笑意。

车内。

韩一天满心不悦,为小舅子他任劳任怨,甘做牛马,换来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嘲讽和冷落,望着虚弱不堪的身体,韩一天慌了,他生怕那一天突然离世,无法照顾顾轻柔。

这个他最爱的女人。

“老婆。我真的累了,这样下去我会撑不住的,你弟弟现如今比我们还要富裕,我看以后还是让他自己靠自己吧,咱们不能再这样溺爱他了。”

“吱嘎!”

一个急刹车,韩一天瞬间撞在挡风玻璃,一脸吃痛。

“韩一天,我告诉你,那是我亲弟弟,我决不能让他受一点委屈,你必须帮我照顾他。”顾轻柔面色蒙霜,语气冰冷道。

“如果这样一直下去我的身体会夸的,再说了,姐夫可是公司经理,有钱优势,老妈可以完全找他不是吗?我承认我有义务照顾他,但老妈哪怕对我笑一笑,我也认了,只可惜她的笑容永远对着姐夫。”

“啪!”

面如寒霜的顾轻柔好不怜悯的给了韩一天一巴掌,恶狠狠道:“你要是不满意就滚蛋,没人会拦着你。”

“轻柔,你居然跟我说这种话?”韩一天捂着火辣辣的脸颊,一脸不可思议道。

“韩一天,你就知足吧,想当初追我的豪门趋之若鹜,达官显贵更是多如牛毛,但我最终却选择你这个废物,本以为你会对我百依百顺,言听计从,万没想到你竟然敢诋毁我的家人,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怒指着韩一天,顾轻柔怒目切齿道。

“自从嫁给你,我一件上千的衣服都没买过,各种高档餐厅更是望而却步,我真是瞎了眼,当初选择你这个废物。”

“老婆,你别生气,我知道你是多么的优秀,我以后会加倍努力挣钱,让你过上好日子,但请你远离那些追随者,他们只是馋你的身子,不是真的爱你。”

“馋我身子怎么了,起码他们能给我想要的东西,但是你呢?你又能给我什么?我够了,这种日子过够了,如果身子能换钱,能换来我弟弟的富裕生活,那么我愿意。我够了,离婚吧。”顾轻柔情绪激动道。

“离婚?!”

韩一天心如刀绞,面如死灰。

结婚三年来,为了这个女人,他不辞辛苦,干过工地,邮差,卖过菜,更卖过血,为了让她开心,更是不顾身体满足她一切要求。

然而一句“够了”这个女人竟然把三年的感情说断就断,为了小舅子,韩一天不惜损伤身体去满足,此刻又是因为无力满足小舅子而被抛弃。

“轻柔,你在跟我开玩笑对不对,我知道这些天让你委屈了,请你在耐心等等,再给我半年,我一定会让你过上想要的生活。”韩一天一把抓住顾轻柔白皙的双手,神色紧张道。

“半年?实话告你吧,你这张屌丝脸,我一秒钟都不想在见到,让我在等你半年,简直痴人说梦。”顾轻柔不屑道。

“我是屌丝脸?”韩一天指着自己,苦涩道。

“没错,看到你这张脸我就想吐,你这辈子都别想有出息,我算是想明白了,跟你在一起我迟早要完蛋,为了弟弟,也为了我,今天必须跟你离婚。”顾轻柔冷眉倒竖,一脸绝情之色。

“别这么看我,要怪只能怪你自己无能,如今我也不怕你生气,其实我早就跟孙经理有染了,一开始不想你难受就没告诉你,现在也没必要隐瞒了。”说着,顾轻柔直接从包里取出一张离婚协议书直接甩在韩一天脸上。

看着显眼的大字,韩一天除了震惊之外还有心酸。

看来他们的婚姻早已名存实亡了,就算没有孙经理的出现,也会有下一个孙经理,要不她也不会随身将离婚协议放在包里了。

韩一天颤抖的拿起笔,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哦,对了,以后在公司别跟我说话,惹我不开心,小心让你卷铺盖走人。”

“赶紧给我滚下车,自己走回家去。”

望着绝尘而去的顾轻柔,韩一天缓缓蹲下,双手掩面,痛苦不已。

为了这个女人,他放弃了一切,更放弃了尊严,到头来换来的确是鄙视和抛弃。

本想再做一次舔狗,但男人最后的一丝尊严告诉他,不能,对方绝情,他无需在恋恋不舍。

乞求得来的爱情,终究走不到最后。

“顾轻柔,你对不起我!”

一声苦笑,韩一天托着疲惫不堪的身体,走在没有尽头的街道。

一小时后,脸色惨白,气喘吁吁的韩一天终于来到门前,抿了抿干裂的嘴唇,伸手打开了房门。

然而屋内的一幕,让韩一天为之一愣,呆立原地。

此时的客厅沙发上,一位衣着光鲜,肤白如雪,气质高贵,身披红色外衣的少妇,一脸微笑的看着韩一天。

“你,你们怎么来了。”韩一天错愕道。

“混蛋,还不赶紧扶少爷坐下。”妇人没有回答,而是对着身边的男子说道。

“不用,告诉我,你怎么来了?”韩一天蹙了蹙眉,继续道。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