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锋冷冷瞥了一眼魏天山,这里许多长辈都在,他也不好当场发火。

 你好歹是魏家三少爷,现在一口一个蒋少,把自己当狗腿子了吗?简直奴颜婢膝,丢人现眼。

 为了一个蒋有为,你们至于吗?

 也好,我就看看你们能闹成啥样。

 “等等,表哥你说的是哪个蒋少?我认识吗?”

 秦锋这么一问,蒋有为按捺不住的站了起来。

 “秦锋,你给我装傻充愣是不是?偷老子的车怎么说?今天不给个说法,老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偷你的车,谁啊?”

 秦锋看着蒋有为,就像看着一条疯狗。

 这小子逮住机会了,要跳上来咬人?

 还好老子有后手,看我不掰断你一嘴狗牙。

 秦锋一脸无辜的样子,让魏天山也火大起来。

 “麻的痹,姓秦的你给我装什么装,还想抵赖是不是?”

 魏天山拿出手机播放视频:“行,不见棺材不落泪是吧,老子让你死个明白,你瞧瞧,这偷车的是不是你?”

 秦锋看了看视频上的人,确实是自己和杨雨。

 “谁偷车了?我咋没看到。”

 “混账东西,你就说视屏里是不是你和杨雨。”

 “是啊,那又怎样?还有,魏天山我警告你,说话最好客气点!我给小雪面子叫你一声表哥,不给面子,你算哪根葱?”

 犯罪证据确凿,这小子竟然还敢这么跟我说话?

 秦锋的云淡风轻,让魏天山愣了两秒。

 卧槽!这小子脑子进水了?

 “好,好好好,既然承认就好,蒋少刚才说了,考虑到咱魏家的面子,这事就不报警了,但是你必须给蒋少当面下跪,磕头认错,道歉!”

 蒋有为也冷笑道:“对,给我下跪磕三个响头,然后喊三声爷爷我错了,我就放过你,否则抓你去坐牢,魏家也保不了你!”

 听这话,秦锋的嘴角泛起一抹笑意,杨雪刚走上来,他就把手一抬,示意杨雪别说话。

 “有意思,居然弄到要下跪磕头道歉的地步,一辆车而已,有这么严重吗?”

 “几千万的东西,你说有没有?煞笔玩意,你还敢嘴硬是不?”

 魏天山气笑了,他很想知道秦锋还能嘴硬到什么时候。

 下跪磕头道歉,只是第一步,接下来,追究魏群芳一家子的连带责任,这件事往小了说是管教不严,往大了说是包庇犯罪。

 魏群芳和杨雪怎么辩解不重要,反正,只要老太太一不爽,那七百五十亿的遗产就没有她们的份。

 秦锋也大概猜出了魏家人的想法。

 还别说,老子还真不愿意看到魏群芳继承遗产,她要是继承一百多个亿,以后还不得用鼻孔看人,那我怎么办?

 现在我是没钱,但是我赚钱比你们谁都容易。

 可,你们总得给我时间。

 让丈母娘这种人继承遗产,以后指不定还要出什么幺蛾子,不行不行,搅黄就搅黄。

 想透这一层,秦锋依旧面带笑容。

 “怎么着?就没有商量的余地?”

 魏天山看着秦锋,露出怜悯之色。

 “怎么?现在知道害怕了,偷车之前你怎么不好好想想,蒋少是你个小保安能得罪的吗?你个煞笔玩意!”

 “上午,你还敢顶撞我妈,谁给你的狗胆,秦锋,你这个有人生没人养的东西,你活着就是……”

 秦锋已经很有耐性等他说完,没想到这货还在喋喋不休。

 索性,一个大嘴巴子抽了过去。

 “啪!”

 秦锋的力道,普通人哪里抗得住。

 魏天山被一巴掌抽得晕头转向,一口血吐出来,还带着几颗碎牙齿,狼狈不堪。

 “嗷呜……”

 魏天山的惨叫声响彻大厅,所有人都愣住了。

 “你……你竟敢跟我动手?”

 魏如龙也瞪大了眼睛。

 “姓秦的,你干什么?你竟敢打我儿子?放肆!”

 秦锋正色道:“我已经警告过魏天山,没想到他还敢骂我,麻烦各位给我解释一下,什么叫有人生没人养!”

 秦锋横眉冷眼扫过众人,一双狭长的凤眼锋芒毕现。

 他一个人所爆发的杀气,竟是瞬间让众人感觉到一股寒气,侵入骨髓的深寒,胆小的,甚至打了个寒颤。

 大厅中落针可闻。

 气氛,降到了冰点,不寒而栗。

 就连蒋家人都被这一巴掌吓到了,秦锋的气场太强大,他们都忘了现在是说车的事。

 怎么魏天山挨打了?

 “有没有人出来给我解释一下,什么叫她妈的有人生没人养?这不是骂我,这是在骂我父母!”

 “我秦锋,用过你们魏家一分钱没有?我是你们魏家养大的?!”

 声声质问,掷地有声!

 秦锋面对魏如龙的怒火,丝毫不退让,魏天山提到他的父母,不可饶恕。

 父母名讳!

 这是秦锋的逆鳞,无论是谁,冒犯者必究,尤其现在这种状况。

 龙之逆鳞,岂是尔等小人可以轻剐!

 不仅如此,秦锋还缓缓走向魏如龙。

 “说事就说事,谁允许你儿子满口污言秽语对我人身攻击?是你教的吗?”

 魏如龙吞了吞口水,竟一时说不话来。

 秦锋转头看着魏天山道:“魏天山我问你,你认识我父母吗?”

 “你……”

 魏天山痛到说不出话来,他双眼血红,秦锋厉声冷喝道:“既然不认识,你怎么就敢侮辱他们,侮辱逝者!如果我父母在天有灵,我想,他们一定不甘心我受此奇耻大辱。”

 “你可以骂我,辱我,毁我,但你不能骂我父母,这,就是我打你耳光的原因!”

 秦锋双眼如刀,气场十足,语气威严不容置疑。

 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秦锋,杨雪也再次被惊呆了。

 因为这样霸道的秦锋,以前从未出现过。

 现在的秦锋,一口唾沫就能砸出一个坑来。

 “不要以为有钱,就可以胡作非为,偷车的事情还没有讲清楚,你们在急什么?”

 我秦锋堂堂七尺男儿,顶天立地,一身铁骨铮铮,可以百战而死,不可受屈膝下跪之辱。

 而你们,居然还想逼我下跪,谁给你们的胆子?

 我秦锋戎马半生,二十五岁便被赐封军神龙皇,进可权倾天下,退也一身荣光!

 你们,又算什么东西?

 我下跪,你们谁受得起?

 我秦锋一生跪天跪地跪父母,就没有跟别人屈膝的道理。

 想我下跪,不如,等下辈子!

 秦锋走出几步,冷冷看向蒋有为。

 “你,蒋有为,刚才是怎么说的,给我重复一遍!”

 蒋有为被点到,便壮着胆子道:“给我下跪,磕三个响头,叫三声爷爷我错了。”

 “好,我同意了,如你所愿!等着吧。”

 “嗯?”

 蒋有为不相信秦锋就这么妥协了,他觉得不可思议,因为秦锋的态度这么强硬,又怎么可能下跪磕头道歉呢?

 秦锋当然没有下跪,而是走向一旁,随便拉了一张椅子金刀大马一坐。

 他孤身坐在大厅中央,面对愤怒人群,他毫无惧色,甚至,还有些悠闲的感觉。

 没有人知道秦锋这话是什么意思,更不知道秦锋在等什么。

 倒是魏天山被打了一耳光后,已经气得火冒三丈,他愤恨的看着秦锋催促道。

 “那就赶快下跪磕头道歉啊,你在等什么?”

 秦锋瞪了魏天山一眼。

 “你在急什么,我说等等就等等,怎么,你还想挨打。”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