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七夜,这都几点了?怎么还没做晚饭啊!马上做饭去!”

 岳母萧铃一回到家,就扯开嗓门大呼小叫。。

 沈七夜正趴在地上,用抹布擦着地。因为地板价格比较昂贵,为了避免被刮花,所以萧铃不许沈七夜用墩布,必须用抹布。

 沈七夜抬起头,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妈,我马上擦完地了。等擦完我马上去做饭。”

 “你踏马的聋了吗?我让你现在,立刻做饭!你敢让老娘多等一分钟,老娘用鞋底子把你嘴巴抽烂你信不?”

 萧铃的声音又高又尖,一点情面都不留。

 沈七夜心头火起,怒不可遏。

 他累死累活一整天,到现在连口水都没喝,可是萧铃一回来就劈头盖脸的骂,简直不把他当人看。

 不过,他心中虽然愤怒,但还是忍了下来。

 没办法,谁叫他是个上门女婿。在这个家里,他根本没有地位。

 就在这时候,他的老婆林诗雅也走了过来,用毫无感情的冰冷口吻说道:“沈七夜,你怎么回事?不惹我妈生气你不痛快是不是?”

 林诗雅五官精致,身材高挑,气质高雅,是个十足的美人。

 反观沈七夜,虽然也是五官端正,眉清目秀,但身上那件发黄的衬衫,以及廉价的裤子和鞋子显得特别掉价。

 他和林诗雅两个人,根本就像两个世界的人。

 有了女儿撑腰,萧铃越发变本加厉。她指着沈七夜的鼻子骂道:

 “刚才我遇到邻居陈太太,人家女婿是大公司高管,有车有房!你再看看你,一个吃软饭的窝囊废!你简直就是废物,老娘我养条狗,都踏马比你强!”

 萧铃越说越激动,到最后她冲过去一脚把沈七夜用来擦地的水桶给踢翻!

 脏水,流了一地。

 看着自己辛苦劳动毁于一旦,沈七夜再也忍不住了。

 “够了!”

 他大吼一声,噌一下站起来,狠狠将抹布摔在地上,双目怒瞪萧铃。

 萧铃和林诗雅两人,还是第一次看到沈七夜发怒,一下子被镇住,愣在当场。

 沈七夜双拳紧握,双眼通红。

 不过很快的,他平静了下来。原本因为愤怒而紧绷的身子,也逐渐放松。

 他看了看萧铃,然后将目光落在林诗雅的脸上。

 “诗雅,妈,你们两个一唱一和,不就是逼我发怒,然后趁机赶我出去么?你们不用费这个心思了。”

 沈七夜脸上表情很淡然,目光里却充满了苦涩:“诗雅,我们离婚吧。明天,我们就去民政局领证。”

 “你......你说什么?”林诗雅愣住了,她怎么都没想到,沈七夜居然主动提出离婚。

 “5年了,我入赘你们家,已经5年了。这5年里,我自问尽心尽力,为你,为这个家,付出了我所有一切。”

 “你们母女,从来都没把我当人看,对我非打即骂!这些年,我过着比狗都不如的日子,任劳任怨不说,还受尽你们的羞辱。”

 “可我从来没抱怨过一句。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因为,我喜欢你。真心的。”沈七夜的语气有些嘲讽,“我以为我做这些,你会感动,会对我另眼相看。可是我错了,你从一开始,就看不起我。因为,我是个一穷二白的屌丝。”

 “你那个老同学,钱江投资有限公司的高管齐兴,应该还在等着你的答复吧?你可以让他安心,我退出,把位置让给他。”

 林诗雅闻言,脸色微微一变,下意识的解释道:“你......你胡说什么!我和齐兴根本就没什么,我们......”

 林诗雅想要辩解,可是张了张嘴,却说不出口。因为她知道,无论自己怎么解释,沈七夜应该都不会相信。

 离婚,的确是她一直希望的,不过并不是因为齐兴。

 这些年来,她一个女人白手起家创业,所承担背负的压力和担子,没人知道!

 沈七夜吃的苦,受的委屈,她不是不知道。可是沈七夜最让她无法忍受的是,没有上进心!

 但凡他有哪怕半点事业心,两个人也不至于闹成这样。

 谁不希望自己老公是人中之龙?

 “这都不重要了。齐兴应该才是最适合你的人!他手握大权,对于公司未来上市,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而且他英俊潇洒,家境优越,有房有车,实在是个理想的对象。”

 沈七夜说完,抬腿便走。他绕过林诗雅和萧铃,走到了门口。

 就在他将要开门出去的时候,林诗雅突然说道:“现在已经不早了,你要去哪里?”

 “这是我的事。”

 沈七夜回过头,深深看了林诗雅一眼:“祝你幸福。”

 推开门,他离开了家。

 走在街道上,沈七夜抬头看向天空,神情有些伤感。

 这么些年来,他为林诗雅所做的事情,远远不止表面上这些事。

 他是上门女婿,更是京城沈家的少爷。

 沈家所掌握的医疗、科技、生化、军事等领域上的技术,简直可以用可怕来形容。随便拿一样出来,都是足以改变人类进程的!

 作为沈家唯一继承者,沈七夜是名副其实的超级富二代!

 一个超级豪门的少爷,居然跑去做上门女婿,听上去有些不可思议。

 其实真正的原因是,5年前沈七夜被家族断了一切经济来源,然后丢到江州历练。

 穷困潦倒之下,恰好林诗雅父亲病危,临终前想看到女儿出嫁,便招上门女婿。

 沈七夜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入赘林家的。

 本来这只是挂名的婚姻,可偏偏朝夕相处之下,沈七夜竟然真的爱上了林诗雅!

 5年来沈七夜不仅做足了一个丈夫所该做的事,而且还在暗中替她挡风遮雨,并且为她创业铺平道路。

 林诗雅之所以能够在短短几年内白手起家,做到如今即将上市,全都靠沈七夜的暗中帮忙!

 本以为,自己倾尽所有,可以让林诗雅感动,可谁曾想,林诗雅根本不爱他,不管如何努力,都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既然没有感情,勉强在一起也不会有幸福。所以沈七夜选择放弃,还林诗雅一个自由!

 沈七夜深深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韩伯,我决定回去继承家业了。”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