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风雪飘扬。

北城一所三十平米的小屋里。

宁风坐在沙发前低头不语。

过去两年里。

他经历了人世间所有大事。

娶妻结婚,父亲办丧。

女儿再过两天也满周岁了。

年仅二十四岁,却已满眼倦色。

小舅子坐在房里打着游戏,键盘鼠标砸的哐哐作响。

十八岁的年龄刚刚上大学,张口就要一辆二十万的车。

“当初把女儿嫁给你,你们家亲口答应会掏一半钱给我儿子买车,现在说话不算数了吗?”

丈母娘钱英把一张欠条拍在桌上,冷冷的看着。

这是宁风和林夏结婚时签的条子,抵做彩礼!

“妈,我父亲去世把这笔钱给....”

“别给我说这些,我不管!没钱你就当兵去,几年回来还有十多万的退伍费呢!”

钱英大手一挥,一句话也听不进去。

宁风紧紧咬着牙,很想拍桌而起质问钱英到底安的什么心?

新婚才三年,女儿出生没有一岁。

就要赶他离开?

可犹豫过后,宁风还是握紧拳头,没有说话!

眼前这妇人毕竟是妻子的亲生母亲,女儿的亲姥姥。

“林夏怎么想的?”

“我女儿自然跟我是一个想法,你赚不来钱,她就跟你离婚!”

“我不信!”宁风眼头一沉。

钱英嘴角微微上扬,取出手机,播放了一句简短的录音。

“我等你回来!”

声音听起来虽然有些古怪。

可宁风能断定,那是妻子的声音。

“该怎么选择,你自己考虑吧!”

钱英起身离开,脸上隐晦的笑容一瞬而过!

久久的沉默。

宁风看了眼茶几上的合照。

是女儿出生时,他在产房抱着憔悴的妻子拍的第一张全家福。

突然。

宁风嘴角露出疲惫笑容。

为了这一大一小两个女人。

再难的日子,他也得淌过去!

那天夜里,妻子没有回来,只来了一条消息,说带着女儿住在她母亲家。

宁风什么都明白了。

离开北城的那天夜里。

正是女儿的周岁。

也是除夕万家团聚之日。

大雪如鹅毛一般。

宁风站在车站良久。

“快走吧,她不会来了!”

钱英抱着手臂,不耐烦的催促着。

火车最后一声鸣笛。

宁风毅然决然的上了火车。

钱英嘴角冷冷笑意,取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陈少爷,事情办成了,接下来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我儿子的车.....”

“放心,四十万的路虎,明天就送到你家门口!”

此时的林夏还在家里等着宁风下班。

只是没料到,这一等就是六年......

……

到了军营。

活出个人样来!

这句话宁风刻在心里,攥在手里!

他吃尽了苦头,练就一身本领,成了兵中精英。

每月的补贴金,一毛不剩,全打到那张被他留在家中的银行卡里。

第二年的一天。

军营来了群不速之客。

他们穿着白色防化服,要选一个身体最健硕的士兵。

宁风被带走了。

有关宁风的所有资料就此被抹除。

这是一场关于当代生物科技巅峰的实验。

也是同年,林夏带着女儿来军营寻夫。

最终失望离去!

很快爆发了海外战争。

失踪的宁风重新归来,且以新兵身份赶赴海外战争。

生死临面,子弹擦着头皮而过。

炮火震耳欲聋,黄土掩盖身躯。

数百名外籍佣兵将二人围困在战壕之中。

“宁哥,咱们今天要牺牲在这里了,你害怕吗?”

宁风看了眼身旁比他还年轻的小伙子,咧嘴一笑。

“我不能死,妻女还在家里等我呢!”

“这...”

年轻士兵瞳孔渐渐放大,看着宁风起身冲那数百名外籍佣兵喊了一句。

“我们就剩下两个人了,若是你们肩上还扛着荣誉,可敢与我拼刺刀决胜负!”

一人一刀,斩杀九百敌军精锐。

鲜血成河。

宁风扬起军旗,站在万丈人堆之上。

这一幕成了海外战争的终章。

宁风威名,震彻寰宇!

……

一辆包机降落在北城。

男人身披黑色风衣,走下飞机。

他的脚有点颠簸和古怪。

没人会因此而歧视,因为那是荣誉!

身后一位身姿挺拔的青年男子,手持雨伞,无比恭敬的为这男人挡着风雨。

周围数百名雄壮的汉子齐齐敬礼瞩目。

他们不会因为淋雨而烦恼。

能来迎接这个男人,是荣耀!

只有远远眺望的几个美貌空姐,露出疑惑的神色。

所有飞机停飞,她们的工作全部暂停,被隔离在这里。

就为了那么一个跛子?

天空仍旧飘着大雪,和六年前一模一样!

宁风推开雨伞,任由大雪染白发梢。

他不动,没人敢动。

他不说话,没人敢说话!

久久后,一辆黑色专制红旗轿车接走了宁风。

出了机场。

一个寸头男子不知从何而来,突然上了车。

恭敬的递给宁风一份资料,声音有些颤抖。

“军...军主,您失踪超过了四年,按照国内法律,林小姐已经单方面申诉了离婚,所以....”

男子欲言又止,后面的话实在没胆量说出口。

“我知道了!”

宁风表情并无太多波动,轻轻挥了挥手,寸头男子身影一闪,没了踪迹。

此人便是当年海外战场上,被宁风救下来的青年,雷京!

走在熟悉的道路上,宁风轻轻的吸了一口气,是家乡的味道。

“你才是没爸的孩子,你们全家都是没爸的孩子!”

学校门外。

一个扎着羊角辫子的小丫头,小脸肉嘟嘟的,穿着粉色小洋裙。

气呼呼的和一个小胖子吵架。

两个孩子一般大,穿着同样的校服。

小孩子吵架只是个小事。

可一旁的车上却走下来一个年轻男人,将小胖孩保护在身后,面色冰冷。

“小小年纪就骂人,说你没爸难道有错吗?真没教养!”

“你才没教养,我爸只是去当兵了,很快就回来!”

小丫头眼角噙着泪水怒视。

“嘿,小屁孩,还敢骂我!”

年轻男人轻轻一推。

女孩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小胖子指着女孩大笑。

女孩的性子也是烈,竟然拿起地上的石子,刮花了男人的轿车。

“小杂种,你知道这车多贵吗?”

男人满眼的心疼,怒然抬起手掌,抽了下去。

女孩吓得捂着脸。

短暂的几秒过后。

女孩睁开了眼睛,一个满脸胡茬的大叔,挡住了那一巴掌。

此刻正堆着满脸的笑容看她。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