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微凉,一雨成秋。

 西北深山,无人荒漠。

 一架飞机刺破长空,向着苏京市,飞驰而去。

 柳青阳,坐在座位上,眼眶微红。

 他身形巍峨,五官如刀削般坚毅,剑眉星目尽显王者气势。

 举手投足间,一身戎装更显刺目。

 飞机上,一个身穿墨绿制服英气十足的女子,看着柳青阳,面带不舍:“军主,您真决定离开吗?”

 柳青阳,是他们浴血沙场的军人心中,最为敬畏的军主。

 万军来犯之际,他曾一人守国门!

 山河飘摇之时,他曾浴血战敌国!

 入伍五年,功勋卓绝。

 二十八岁,便杀得各国敌人闻风丧胆,强势登临神位,封号绝世战神!

 所向披靡,谁与争锋!

 这是各国强者对他的至高评价,无人能比。

 可谁能想到,这位睥睨天下的战神王者,在前几天,竟提出归隐申请!

 “如今我国已成无敌之姿,谁敢再犯?”

 柳青阳声音平静。

 “山河定鼎,我自归去!”

 他说完之后,眼神望向窗外,看着苏京市的方向,思绪回到五年前。

 那时候,他意气风发年少立业,大学还没毕业就创立了青阳集团,市值一日一变,眼看就要上市的紧要关头。

 发布酒会之后,被公司副总梅小熙下药陷害,跟沈氏集团总裁沈清雪,发生了关系。

 并且被媒体记者拍个正着,转载无数,直接顶上头条。

 刹那间,苏京市无论平民还是豪门贵族,全都知道。

 “苏京第一美女沈清雪,被柳青阳玷污!”

 一夜之间,两家公司遭逢大变,成为笑柄!

 青阳集团被梅小熙夺走,柳青阳直接被陷害到底,抓去坐牢。

 机缘巧合被挑选进入神秘部队,自此开始征战沙场。

 整整五年,终是功成身退。

 沈清雪,是他坚持下来的唯一动力。

 也是他,过不去的心结。

 因为,柳青阳心底对她,充满愧疚!

 “你过的还好吗?”

 看着手里调查到的资料,取出一张照片,柳青阳露出笑容。

 照片上的女子,便是那晚他‘祸害’的女人,沈清雪。

 她二十出头,琼鼻杏眸,一双眼睛水灵的仿佛能说话,长发盘在头上随意飘下几缕发丝,更显温柔惊艳。

 只一眼,便能惊艳众生。

 “查清楚她的现状,尽快给我回复。”

 两小时后,柳青阳走下飞机,对着旁边女子淡淡开口。

 她叫青凰,是自己的贴身侍卫和管家。

 “是。”

 青凰当即行礼,声音之中满是敬重和崇拜。

 “既然回归,先回家看看。”

 柳青阳看着苏京市的土地,露出一抹久违的笑容。

 苏京市,我回来了。

 有些恩怨,也该了了!

 ……

 “妈妈,妈妈……你去哪了!”

 柳青阳刚走出机场,耳边就传来一道稚嫩的哭声,转头看去,发现一个小女孩孤零零站在马路边上,梨花带雨。

 她粉雕玉琢的脸蛋白皙光滑,头上扎着两个小辫子,两只小手胡乱的揪着指头,一双水灵大眼睛眨巴的扫视四周。

 软萌可爱,又有点可怜。

 看上去也就四五岁的样子,虽然不大,但绝对是个美人胚子,长大后倾国倾城。

 青凰在旁边面带惊疑的开口:“军主,这个小女孩跟您长得好像啊!”

 走到近前,柳青阳看向小女孩,她也刚好抬头。

 四目相对的瞬间,柳青阳浑身一震,心底似乎生出一股莫名的感觉。

 小女孩哭声落在心里,早已坚韧不拔,泰山崩于前而不动的他,竟是有些心疼。

 他下意识多看了两眼,眼神便再也无法挪开,强烈的熟悉感席卷脑海。

 “我妈妈呢……”

 小女孩用软萌的声音哭喊着,见到柳青阳蹲下之后,下意识的后退半步,险些摔到。

 不过看清柳青阳的瞬间,她原本梨花带雨的脸上,瞬间露出笑容。

 “爸爸!”

 开心的喊出声后,小脚快跑,直接扑进了他的怀中。

 柳青阳瞬间愣住,脑海闪过嗡鸣。

 一代战神,竟是有些手足无措。

 “我…我不是你爸爸。”

 过了老半天,柳青阳才反应过来,看着小女孩满脸欣喜的样子,尽可能温柔的开口:“小姑娘,你认错人了。”

 小女孩闻言,大眼睛扑闪间,撅起嘴巴。

 “爸爸不要我了,爸爸也要丢下我了!”

 稚嫩的声音,引来不少人的侧目,对着这里指指点点。

 足足说了五分钟,小女孩都揪着他的衣服不撒手。

 柳青阳尴尬的鬓角流汗,最终还是妥协了,轻轻抱起她。

 小女孩脸上瞬间灿烂如花,伸出两只小手,擦擦眼泪。

 这动作,让人心都软化了。

 “军主,小姑娘这么喜欢你,要不您就认她做干女儿吧。”

 青凰见到小女孩,心里也是喜欢的很,笑着说完后,见柳青阳如刀般锋锐的眼神看来,立马闭嘴不再说话。

 柳青阳叹气中,哄了一会儿,把小女孩交到了机场警卫处。

 在小女孩可怜兮兮的大眼睛下,他苦笑着带青凰离开。

 ……

 前脚刚走,便有一个靓丽女子急匆匆跑来,与柳青阳擦肩而过。

 “诺诺!”

 沈清雪一袭风衣之下,笔直的长腿弯曲,直接把小女孩抱到怀里,看她俏脸带泪的委屈样子,早已泪流满面。

 对她而言,这孩子就是自己的一切,超过生命!

 那个晚上过后,自己竟然怀孕。

 而那个男人,则是人间蒸发。

 五年来的每一天,她都想要轻生,可想到还有这个可爱的女儿,她才坚持了下来。

 这五年,她过的憋屈无助。

 不但受尽屈辱,就连一手创建的集团也被家族人找借口夺走,驱赶出家门,带着孩子孤苦煎熬。

 这一切,都是那个男人所赐!

 她恨!恨他的不辞而别!

 “妈妈,妈妈,我刚才见到爸爸了。”

 小女孩笑嘻嘻的声音传出,脸上带着欣喜,而后嘴巴崛起嘀咕道:“可是,爸爸不要我了!”

 沈清雪听到她的话,浑身猛地颤抖,如遭雷击。

 不过她立马摇头,那个人听说坐牢之后莫名失踪,可能现在已经被害,怎么还会再出现。

 一定是女儿太想有个爸爸,胡乱认人。

 沈清雪美目含泪,紧紧抱着女儿,声音颤抖。

 “诺诺不哭,妈妈这就给你找个爸爸!”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