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兰名仕。

 三人到家的时候,诺诺已经趴在柳青阳的脖子上睡着了。

 “给我吧。”

 沈清雪小心的伸手,想要把她接过来放到卧室。

 柳青阳点点头,不过刚要递过去,就发现诺诺下意识的扭动身体,两只小手紧紧抱着脖子,就是不松开。

 沈清雪顿时一愣,眼里闪过一丝黯淡。

 诺诺如此依赖柳青阳,看来这么多年她心里真的很想爸爸。

 “要不,我抱着她睡?”柳青阳轻声开口。

 沈清雪想了想后摇头:“不太好,一直这个姿势,她会不舒服的。”

 柳青阳笑了笑。

 也对。

 一直歪头睡觉,可能对孩子的脊椎不太好。

 虽然他很想抱着女儿睡觉,也不累,但还是为诺诺着想,轻声走向卧室。

 “我试试,能不能把她放到床上。”

 因为诺诺一直跟着沈清雪睡觉,所以柳青阳此时进来的是沈清雪的闺房。

 他刚开门,就见沈清雪想到什么似的,脸色一紧:“你先等等。”

 可是话刚出口,已经晚了。

 柳青阳已经走了进来。

 入目所见,卧室内比较整齐,有不少小孩子的玩具随意摆放,看得出诺诺很喜欢。

 卧室整体呈现粉红色格调,有一股淡淡香味散发,不像是香水味道,更像是一种沁人心脾的……体香。

 很静谧。

 很好闻。

 下一秒,目光落在床头,见到那些玩具旁边,放着一件粉红色内衣的时候,柳青阳才反应过来,为啥沈清雪让他等等了。

 内衣尺寸不小,在床头随意放着,有些吸引人眼球!

 “不要看!”

 沈清雪顿时羞怒,瞪了一眼他之后,连忙上前收拾。

 这衣服是她早晨换了之后没来得及收起,诺诺一直哭闹着找爸爸,也就没在意。

 没想到现在让柳青阳看到了。

 她只觉得脸色微微发烫,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不好意思。”

 柳青阳尴尬的笑了笑,收回目光,想要退出去。

 沈清雪没好气的看着他:“看都看了,现在出去有啥用,回来吧。”

 说话间,她把被子轻轻掀起,又散发出不少香味,扑鼻而来。

 这香味实在好闻,床也很软,让人忍不住困意袭来,就想趴在上面美美的睡上一觉。

 “轻点。”

 柳青阳轻手轻脚的想把诺诺放在床上,只是刚一松手,就见诺诺两只小手胡乱抓着,“爸爸不要走,诺诺害怕!”

 水灵灵的大眼睛没有睁开,竟是在说梦话。

 两人苦笑一声。

 柳青阳连忙开口,轻声安抚:“诺诺乖,爸爸陪着你睡觉,不走。”

 诺诺没有动静,不过听到他的安慰之后,两只小手缓缓落下去,吧唧吧唧嘴,竟是沉沉睡了过去。

 沈清雪顿时松了口气,诺诺幸好没醒,不然今晚就难弄了。

 但柳青阳则是脸色复杂,内心有些愧疚。

 诺诺这样,很明显就是没有安全感,缺乏父爱。

 他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多陪陪女儿。

 “嗯?”

 这时,沈清雪微微出声。

 柳青阳疑惑的转头,看她。

 因为哄孩子的原因,两人现在蹲在床头,距离很近,而且身体微微靠着,很是亲密。

 甚至柳青阳鼻尖,都能闻到沈清雪身上那种让人心神舒爽的体香。

 这让他有些陶醉。

 不过柳青阳没有太沉浸其中,以为沈清雪出声是发现两人太过亲近,想要发飙呢,他连忙拉开距离。

 不过,沈清雪则是目光灼灼的看着他,面带惊疑。

 眼神不断的在他和诺诺的脸上来回扫视,越看眉头越皱。

 “我怎么觉得,你和诺诺这眉目五官,这么像?”

 沈清雪开口之间,带着深深的质疑,目光盯着柳青阳。

 一句话,把柳青阳吓的内心一紧。

 向来脸色平静内心刚毅无比的他,此时竟然显得异常紧张。

 沈清雪该不会发现,自己就是诺诺的亲生爸爸?

 这要让她这么快发现,自己是那个她恨了五年的人,怕是要立马翻脸,拔刀报仇了吧……

 “你这是什么反应?”

 他还没说话,沈清雪翻了个白眼:“我就那么一说,你又不可能是她爸爸,我女儿,肯定是像我的!”

 柳青阳闻言,脸上才露出笑容。

 他默默的松了口气,不过煞有其事的点点头。

 诺诺确实跟沈清音长得很像,眉目小脸很是相似,不用想长大了也是个美人胚子,惊艳众生!

 两人轻轻退出卧室,有些无言。

 柳青阳不是太善于言谈的让人,他比较务实。

 这也是当年创立集团,能被梅小熙架空诬陷的一个原因。

 因为很多事情,尤其抛头露面的事情,都交给梅小熙去做,他只把控集团发展。

 这就使得很多人很多势力,都知道梅小熙这个人,而不知道他柳青阳是谁。

 在他还没来得及发现这件事,就遭到了迫害。

 命运,发生了改变!

 两人沉默许久,沈清雪想了半天,找了个话题:“我感觉,你跟一般的军人,好像有些不同?”

 柳青阳微微挑眉,来了兴趣:“是因为我没有那种阳刚还是什么?”

 当兵的人风吹日晒,日夜训练加作战,很少有人身上无伤,看上去阳光俊朗的。

 沈清雪点点头:“确实有点不同。”

 柳青阳闻言看着她,良久之后,微微撩起了衣衫。

 沈清雪顿时瞪大眼睛,下意识用手捂嘴,险些惊呼。

 因为柳青阳身上,伤痕虽然不多,但有几道皆是在要害处,显得很是惨烈可怕。

 她难以想象,究竟是什么情况才会造成如此伤势;柳青阳又是依靠多大的毅力,才能在鬼门关,游走这么多次,还能活下来的!

 “这五年,确实不太容易。”

 柳青阳笑了笑没有多说,看着身前心心念念的女人,他感觉值了。

 佳人还在,女儿安好。

 他很知足。

 两人还没有多聊,就听到屋内一阵响动,诺诺醒了过来。

 “爸爸,今晚你不许偷跑,要陪着诺诺。”

 诺诺一句话,让两人同时愣住。

 看着她水灵眼睛里的希冀和渴望,柳青阳张张嘴,怎么也说不出来话。

 “爸爸,你说再也不走了,不许说话不算话!”

 诺诺哭喊着,柳青阳脸色微微尴尬。

 沈清雪连忙开口:“爸爸是军人,晚上还有做超人,保护大家安全呢,明天早晨诺诺就又能见到他了,好不好?”

 沈清雪已经开始忽悠了,能撑一天是一天吧。

 然而,诺诺直接撅嘴:“诺诺也需要超人保护,爸爸为什么不能留下啊?”

 一句话,让两人身体浑然一颤。

 柳青阳眼眶微红,内心瞬间揪紧。

 沈清雪也是被这句话动容,俏脸上露出心疼,眼眶湿润中抱住诺诺。

 “诺诺乖,不哭不哭。让爸爸今晚留下,陪咱们睡觉好不好。”

鲜花
100书币
掌声
388书币
钻戒
588书币
游轮
888书币

排行榜

更多»
  • 最美江苏
    [现代都市]
    正能量,创新风! 书写新时代,扬帆新征程! 主要讲述自己在江苏辛苦打拼的这些年,真实经历,值得一看!
  • [古代言情] 王爷:王妃又在磨刀了
  • [古代言情] 独倾君心
  • [古代言情] 胭脂醉
  • [古代言情] 美人倾城之但为君故